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非凡看书 -> -> 女配在体院挨操的N种姿势

章节目录 29.像骑着马一样大开大合地肏她(宫交,高H)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呜,要被活活插死了……

    “啊,慢、慢点……”

    可怜的小逼已经被肏干得软烂,娇嫩的逼肉被来来回回地撕扯,硬生生翻到外面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”的声音连绵不绝,越发急促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干的舒爽的顾野琛更兴奋了,喉尖沉重滚落,手背上都绷起筋络,汗水从额头落下,打湿了俊美的脸庞。

    他却像是不知疲倦似的,一个劲地在她身上猛力冲撞着。

    过于凶猛的快感和酸胀感迭加在一起,让林娓眼角泛红,媚意横生。

    他紧盯着她,伸出一截舌尖,“张嘴,舔我的舌头。”

    林娓理智涣散,软着身子攀上他的肩,张嘴含住他宽厚的舌头,一下一下的舔着。

    女人的小舌又软又嫩,笨拙地讨好地舔他的舌根、舌下。一对奶儿上下跳动地磨蹭他的胸肌。

    顾野琛眸色越来越幽暗,反客为主,将猩红的长舌插入她的口中,强势地搅动。

    胯下也越发凶猛异常,大鸡巴对着她湿漉漉的小穴,狠狠贯穿顶透。粗长的鸡巴凶残且蛮横,直捅入软嫩的宫口,在里面翻搅研磨,插出一圈细沫。

    “唔呜……恩、恩唔……”

    她被他亲得舌头都发痛,坐在他身上不停在发抖,两条腿无力再盘夹他的腰,颤抖的垂在他身侧,穴儿更是受得艰难。

    见她几乎喘不过起来,颤抖地呜咽着,顾野琛这才缓了力道。

    —

    又连续顶撞了数十下,他拔出鸡巴,翻过她的身子让她趴伏在软椅右侧的玻璃圆桌上,两脚着地,屁股高高翘起。

    而他直起身岔开双腿,两只大手配合着将她的屁股向两边掰开,粗热狰狞的鸡巴从后面插进来。

    “啊嗯……太深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后入的姿势让那根插在逼里的鸡巴瞬间入得更深了,林娓只觉得穴儿被撑到了极致,又酸又胀。

    顾野琛眼都红了,畅快地弓起脊背,一边耸着胯,一边哑着嗓子道:“骚逼夹这么紧!妈的……爽死了,你这女人就是故意勾引小爷,是不是欠操?”

    他对着湿软红肿的逼缝就是一阵快速重捣,淫糜至极,连两颗沉甸甸的囊袋都恨不得肏进去。

    “太快……啊、慢……”

    林娓被少年的力道撞得晃动,两条手臂紧紧撑着桌沿,试图稳住晃个不停的身体。

    少年粗粝的舌在她背后舔舐轻吮,湿淋淋舔上她的耳蜗,大掌一手握住细腰一手握住大奶轻揉,徒留另一只来回双甩动。

    肥嫩的臀肉被少年紧实的小腹撞得一抖一抖,迭荡起伏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、慢、慢点儿……好胀啊…”

    那一下下极致的贯穿,身体如同被捅开了个洞,真的要被干死了。

    她无法招架,呜呜咽咽地哼唧,身子无力趴倒在圆桌上。

    顾野琛并没有停下,像骑着马一样伏在她身上奋力耕耘,大开大合地插干着,带出清晰淫乱的水声。

    在激烈的晃动中林娓看到裴徽沉静乖戾的脸,坐在另一头面无表情地望着淫乱的他们。

    噗滋,噗滋,噗滋……

    不过十几下,她就哆哆嗦嗦地小泄了一回,张着小嘴,气息急促。

    顾野琛被那淫水浇得头皮发麻,龟头肿胀发亮,爽的胳膊上青筋都鼓了起来,阴囊都要爆了。

    炙热的视线探向她的腿心,此刻肥嘟嘟的小逼肉膜被粗硕的鸡巴撑得透薄发白,却还紧巴巴地绞着。

    淫水被捣成细密的白沫一片狼藉地糊在穴口。

    看着身下承欢时女人娇淫媚态,顾野琛眼神越来越烈,鸡巴胀得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小逼松一松……让我进去,操你的骚子宫!”

    他伏在她身后,汗湿的胸膛不断起伏,腰肌绷紧,鸡巴整根拔出,又用力捅入,打桩机一样疾速撞击她的穴儿。

    甬道内紧致的褶皱被撑开,卡在那层屏障前。

    “不、啊啊!别、别撞……那儿不行……”灭顶快感来势汹汹,林娓几乎要疯了,拼命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泥泞不堪的小逼很快在他凶猛的撞击颤抖分开一道口。

    他越发狠力操干,像装了马达一样,一下一下顶到最深,似要将那小穴捣烂一般。

    终于,受不住猛力的重击,宫口彻底被那凶悍的鸡巴操开了,痉挛紧绞,不断吸啜着大龟头上的马眼,淅淅沥沥又泄出一股水。

    顾野琛被那小口夹吮得头皮发麻,冷硬的下颌线随着脖颈紧绷的弧度变得性感起来,弓起身体做最后的冲刺。

    粗硬耻毛接连搔弄阴唇,飞溅出的汁水被高频的摩擦捣成细细的白沫,没多久抵着子宫射出积攒已久的精液。

    射精过后,顾野琛‘啵!’地拔出鸡巴。俩人性器分离,黏连潮腻。

    而他射过之后半硬的性器,依旧是狰狞骇人的一大坨。

    外面已经有人在找他,低头看了下时间,他还有一场比赛,有些可惜。

    今天只能放过她了。

    “裴狐狸,你先带她上去。”

    他就那么赤着身体从一旁抽了几张纸巾,擦拭着胯下一片的泥泞。然后将鸡巴可怜巴巴挤在内裤里。

    穿衣时,他腰背挺阔,夸张分明的古铜色肌肉在暖光下铺上一层光,只是现在腰侧多了几道抓痕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